害羞的单身者求助于高科技红娘来找对象

2020.6.22 发布在 奇闻异事 栏目

害羞的单身者求助于高科技红娘来找对象 奇闻异事-第1张

约会很难,尤其是俩人刚认识的时候。又尴尬,压力又大,而且还烧钱。我懂的。如果有我之前那么多初次约会的视频录像,肯定会被某些国家拿去作为折磨使用。太多尴尬的笑话。太多汗流浃背了。

我怀疑只有我是这样。速配趴体、红娘服务还有Tinder这样的apps显然满足了孤独单身人群的交友需求。日本更是这样,在这里通常保守的单身人群很难建立起一段感情。

的确,对于年轻一代来说,约会越来越难了。人们一天到晚档期满满,光上个班路上就要花费几个小时,还要加班,休息的时间都不够,更别说找对象了。

肩负责任,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放弃寻找另一半,屈从于单身,可能还成为了所谓的“单身寄生族”。而还有一些人寻求父母的帮助,给自己介绍对象。

这个情况似乎有点悲惨。根据一项Yomeishu在2017年的调查,60%的单身女性没兴趣找对象或是觉得自己没法投身于一段感情。和单身男性一样,她们也都要苦逼的加班,下班之后累得根本没多余的精力去干别的事儿了。

根据《日本时报》,许多人似乎已经悲伤的放弃了爱情。逐渐的,在职女性对“浪费时间”在看不见未来的约会机会上感到抵触。而男性则对约会更感兴趣,但比较抵触结婚。他们觉得婚姻会让他们肩负责任的重担,而他们太忙了,无力承担。

尽管都是坏消息,日本单身人群还是抱有“真爱”的想法。从历史上来看,包办婚姻在日本很普遍。在单身狗们努力寻求约会机遇的同时,目前只有一小部分人还继续着这个传统。相反的,更多的人选择“猎婚(konkatsu)”和速配趴体来填补空缺,找寻自己的另一半。在疫情期间人们靠着网络一解相思之苦,而害羞的单身人群则转向AI机器人来代自己发声,未来感十足。

相亲派对高科技化

在过去的10年里,越来越多的常年单身人群在找对象上开始求助于相亲派对这样的红娘服务。这些派对都是在酒店这样的高档地方举办,让这些苦相思的单身人群能有机会靠着小点心和饮品混熟。参与者会经过筛选,通常会有一些特定的要求,比如就业状况和薪资水平。

在目前的疫情期间,虽然亲自参加的派对已经被取消了,但需求并没有下降。为了不影响保持社交距离这样的要求,像LMO这样的红娘服务开始使用Zoom在线举办派对。尽管这类服务在封闭前就有,但是少有人问津,而到了3、4月份的时候成了炙手可热的服务项目。

根据LMO董事长Kota Takada所说,“随着疫情的爆发,我们打算取消一个3月份面对面的相亲活动,但我突然有了一个举办在线活动的想法。”随着数百人加入LMO的线上相亲派对,这个一拍脑门想出来的决定在近几个月为他带来了不少的收益。

由于单身人群没有时间约会,日本的生育率也出现了快速下跌。Takada预测在封闭解除后,在线形式的相亲仍会火下去。“在线相亲派对和平常的相亲没什么区别,除了参与者看的是屏幕。事实上,我觉得人们不用亲临活动现场,他们反而会更方便,也会更放松。”由于年轻的社畜们在休息日通常更喜欢待在家里,Takada可能还真说对了。

AI助力速配

LMO公司不是红娘服务中使用科技撮合小年轻儿的唯一一家。内容创新计划(Contents Innovation Program)在2019年时举办了一项活动,使用AI机器人来帮助那些说不出话的单身青年牵线搭桥。

这个活动是围绕着RoBoHon展开的,这是一款可爱的小机器人,由CyberAgent和夏普公司共同研发。参与者会回答40道问题的调查问卷,并将回复上传到机器人里。当双方开始“交流”,这对机器人就会公开聊起它们“客户”的经历。如果相亲的人喜欢自己听到的回复,他们就能选择发起一段真正的对话。

参与者显然发现把RoBoHon当做自己的僚机有些价值。参加速配的人也不用担心自己过度推销自己,反而可以更专心的聆听和了解对方。一名参与者表示:“很轻松,因为机器人可以解释关于我的一切,在多次的相互交流中,我也不需要开口。”最终这个活动促成了4对情侣。

相关推荐:奇闻/日本/生活/社会

评论

评论已关闭!